<blockquote id="akouk"><label id="akouk"></label></blockquote>
  • <samp id="akouk"><s id="akouk"></s></samp>
  • 梅德文等:全球七大碳交易所賦能中國碳交易新發展

    2022-5-24 14:07 來源: 人大重陽

    2016年,國際民航組織(ICAO)提出國際航空碳抵消及減排機制(CORSIA),這是第一個全球性的行業市場減排機制,它被視為建立國際統一碳市場的先期實驗。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測,到2035年,如果全球主要國家都參加CORSIA,預計航空業需要購買25億噸碳信用用于抵消。并且,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預計會獲得ICAO基于市場機制CORSIA的認可,成為其2021~2023試運行期的合格抵消品(eligible eimssions units)之一。

    2021年11月,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召開,大會就《巴黎協定》第6條有關國際碳市場的機制安排實施細則達成共識。本次會議的亮點之一為通過了“6.2”及“6.4”兩個決定,一個全新的國際碳減排交易合作機制—“可持續發展機制”(Sustainable Development Mechanism, SDM)被引入。 如果SDM成功落地,中國的“雙碳”實施方案中,或許會出現SDM的影子。該機制不但可以串聯全球各地的碳市場,顯著提高全球總體的減排效率,還可以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全球碳交易市場。

    2021年7月14日,歐盟委員會向歐洲議會和歐盟理事會提交了設立碳邊境調節機制(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 CBAM)的立法議案,根據該議案,碳關稅的實施有三年過渡期(2023~2025年)。這是歐盟碳關稅進入立法程序的第一步。2022年3月15日,CBAM的整體方案在歐盟理事會獲得了初步通過,這意味著歐洲各國支持采取碳關稅措施。 中國作為歐盟的最大貿易伙伴,碳關稅的實施勢必會導致我國對外出口的高碳產品成本上升。

    目前,全球約130個國家和地區已經提出了碳中和目標,成為建立國際碳市場堅實的基礎。在國際民航減排市場機制、SDM機制將要啟動以及歐盟等國將推出“碳關稅”的背景下,我國應與國際各相關方一起推動全球碳交易和碳市場的建設。 碳交易所作為碳市場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應發揮其引導作用,助力形成碳信用的衡量標準、全球碳價以及碳市場的互聯互通等。

    中國碳交易體系現狀

    在國際碳市場相關政策以及我國“雙碳”目標相繼出臺的背景下,我國碳市場進入了一個發展的新階段。 我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體系建設主要分為三個階段,采取先參與國際碳交易體系,后開展國內區域試點,進而推進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體系建設的路徑。2013年以前,我國參與碳排放權交易的唯一方式為參與國際CDM項目;2013年起,北京、上海等7個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先后啟動,CCER在9家備案交易機構(碳交易所)參與交易;2021年7月16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正式上線交易。并且,據悉全國自愿減排交易市場也有望于今年底或者明年重啟。

    我國碳交易所初期分布在各地方試點開展交易業務,目前發展成為全國集中統一交易與各試點地區交易并行。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正式投入運行后,試點地區現有發電企業劃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進行統一管理;而不同試點地區碳交易市場由于在覆蓋范圍、準入門檻、交易產品等方面存在不同情況,因此地方碳交易所仍會在一定時期內繼續運行。

    我國碳交易所交易產品主要包括碳排放配額、CCER以及其他碳信用產品。根據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等七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銀發〔2016〕228號),國家支持發展各類碳金融產品,有序發展碳遠期、碳掉期、碳期權、碳租賃、碳債券、碳資產證券化和碳基金等碳金融產品和衍生工具,探索研究碳排放權期貨交易等。

    2021年7月16日,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正式啟動。 作為全球唯一的發展中國家碳市場,中國統一碳市場整體運行平穩,價格波動合理,高比例完成履約,首批納入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共2162家,年覆蓋二氧化碳排放量約45億噸,成為全球覆蓋排放量規模最大的碳市場。 中國國家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順利收官。然而,我國碳市場相較于已發展近20年的歐盟碳市場,仍存在參與主體單一、交易方式局限于現貨、流動性不足、碳價較低等問題,例如我國碳市場盡管配額規模45億噸,歐盟碳交易市場不到20億噸,但歐盟碳交易的換手率卻是我國的100倍之多。在流動性、價格、交易量等方面,我國與歐盟碳市場相比仍有較大差距。 針對以上問題,研究國際先進碳交易所的運作機制和發展經驗,將為我國碳交易所發展提供指導與借鑒。

    全球碳交易所介紹

    (一)全球首個碳交易所:芝加哥氣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CCX)

    芝加哥氣候交易所成立于2003年,是全球第一個具有法律約束力、基于國際規則的溫室氣體排放登記和交易平臺,是北美地區唯一的自愿減排交易平臺,也是世界首個將6種溫室氣體的注冊和交易體系包括在內的交易平臺。

    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實行會員制,截至2010年停止交易前約有400家參與者,分別來自航空、汽車、電力、環境、交通等數十個不同行業。開展的減排交易項目涉及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亞氮、氫氟碳化物、全氟化物和六氟化硫6種溫室氣體。CCX設置的內部減排目標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在2003~2006年間,將6種溫室氣體每年減排1%(對應1998~2001年的水平);第二階段是在2007~2010年間,將6種溫室氣體減排6%。

    CCX交易的商品稱為碳金融工具合約(Carbon Financial Instrument, CFI),每一單位CFI代表100噸二氧化碳。CCX也接受其他減排機制的碳信用進行抵消交易,是美國唯一認可CDM機制的交易體系。CCX主要的模式為限額交易和補償交易。其中,限額交易是最常見的模式,補償交易主要性質為政府福利性補貼,通過補償交易的方式推進更多部門參與到溫室氣體減排中。

    在監管方面,CCX內設獨立董事,同時引入第三方監管機構,獨立對會員單位排放量進行監測和審計,以防止市場操縱行為的發生。由于CCX不受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監管,因此選擇了美國金融業監管局作為第三方監管機構,以協助交易所做好會員注冊、市場監管以及履約程序方面的工作,以及提供便利化的抵消額度核查和核證程序。

    2004年,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在歐洲建立了分支機構—歐洲氣候交易所,2005年與印度商品交易所建立了伙伴關系,此后又在加拿大建立了蒙特利爾氣候交易所。2008年9月25日,CCX與中油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天津產權交易中心合資建立了天津排放權交易所(現已退出天津排放權交易所股東)。

    由于缺少具有強制力的會員自愿承諾減排機制,CCX于2010年陷入困境,并于年底停止交易。

    (二)碳排放權交易規模最大的交易所:美國洲際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ICE)

    美國洲際交易所于2010年收購了成立于 2004 年的歐洲氣候交易所(European Climate Exchange,ECX)。作為CCX在歐洲設立的一個全資子公司,ECX由CCX與倫敦國際原油交易所(IPE)合作,通過IPE的電子交易平臺掛牌交易二氧化碳期貨合約,為溫室效應氣體排放交易建立的首個歐洲市場,是歐洲排放交易機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ICE采用會員制,交易產品除多種碳配額的拍賣外,上市的現貨品種有歐盟碳排放配額(EUA)、英國碳排放配額(UKA)、加州碳排放配額(CCA)和美國區域溫室氣體減排行動配額(RGGIA)等,衍生品主要是配額和碳信用期貨合約、期貨期權合約及遠期合約,根據所滿足標準、項目種類、到期時間的不同,設計了31種碳抵消期貨產品。其中EUA期貨合約在2005年4月開始交易,是最早上市的產品,2006年10月其對應的期貨期權合約開始交易,2008年碳信用期貨合約和期貨期權合約開始交易,產品種類逐漸豐富,結構更加合理。

    ICE目前掌握著世界上60%的碳排放權,90%的歐洲碳排放權,2020年成交額占到了全球交易所的88%。ICE最初的產品包括現貨、遠期和期貨,后來逐漸增加了互換和期權等交易產品。ICE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權交易所,也是碳交易最為活躍、交易品種最豐富的交易所。

    (三)碳交易業務規模僅次于ICE的碳交易平臺:歐洲能源交易所(European Energy Exchange, EEX)

    歐洲能源交易所是德意志交易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其業務涵蓋了能源市場、天然氣市場、環境市場、航空市場、農業市場,在電力市場、天然氣市場和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均享有較高聲譽,碳交易業務規模在全球范圍內僅次于ICE。

    EEX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產品主要包括一級市場配額拍賣(包括歐盟航空配額),二級市場配額(包括航空配額)、國際碳信用的現貨和衍生品。衍生品市場包括期貨市場和期權市場?,F貨交易模式包括拍賣和連續交易,并引入做市商制度。

    EEX碳交易占整個交易所業務量的5%左右。其中現貨交易(主要是拍賣)占了碳交易業務的主要部分,在取得拍賣平臺資格之前,現貨交易規模非常有限。EEX也開展期貨交易,但和ICE相比,期貨交易的規模還很小。ICE和EEX在歐洲碳交易上各具特色,EEX以現貨交易為主,ICE則以EUA期貨交易為主。

    (四)定位為全球碳交易平臺的交易所:Climate Impact X(CIX)

    新加坡目前有兩個主要的碳交易平臺,分別為全球碳交易平臺Climate Impact X(CIX)與為元宇宙時代打造的合規綠色數字資產交易所MetaVerse Green Exchange (MVGX)。

    CIX是一個全球性的自愿碳信用交易所,由星展集團、新加坡交易所、渣打銀行和淡馬錫建立。該平臺已完成碳信用額度(簡稱碳信用)組合試點拍賣。CIX的交易平臺主要擁有兩項業務,分別是GREENEX碳積分交易所和項目市場(Project Marketplace)。

    GREENEX碳積分交易所主要面向公司和機構投資者,通過標準化合同,把大規模和高質量的碳信用銷售給跨國公司和機構投資者等市場參與者。而項目市場則更多地面向中小企業,涉及森林、濕地和紅樹林等自然生態系統的保護和恢復,使其能夠直接從特定的項目中購買高質量的碳信用,從而讓廣泛的企業界參與自愿性碳市場,并為他們提供自然氣候解決方案(NCS)項目,以協助他們實現可持續目標。NCS具有成本效益,通過支持生物多樣性和為當地社區創收,提供了可觀的收益。亞洲擁有全球三分之一的供應潛力,因此是全球最大的NCS供應方之一。CIX將在其平臺上展示來自全球各種高質量NCS項目的碳信用額。它還在與全球評級機構進行對話,為這些項目提供獨立評級。

    GREENEX于2021年11月底成立,2022年1月推出碳權交易新模式——GRAVAS,從“自愿性”的交易到“回報性”的交易,目標是成為一個世界級的集碳信用額的全球交易及綠色項目融資的二級市場,為各企業或組織提供高質量的碳信用,以解決難以消減的排放問題。從個人消除碳足跡到企業的碳中和都涵蓋其中,從植樹到環?;顒?,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抵消碳排放和應對氣候變化,旨在幫助企業和個人可以通過獲得碳積分來發揮自己的作用。所謂碳積分,是指排放1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溫室氣體的權利所形成的任何可交易額度或許可證。

    GREENEX被廣泛認為是當今相對較可靠的碳積分平臺,其中的可訪問、可編程及可組合性為其高度靈活性帶來了功不可沒的貢獻。在GREENEX碳積分交易所,1碳積分相當于一個來自認證環境項目的碳信用,每年可抵消1噸二氧化碳排放記錄,并可獲得企業的紅利。CIX將透過GREENEX,利用新加坡作為全球領先的金融和法律中心的地位,打造出一個可信賴的合作伙伴生態系統,以發展全球回報性碳市場 。

    (五)為元宇宙時代打造的合規綠色數字資產交易所:元宇宙綠色交易所(MetaVerse Green Exchange,MVGX)

    元宇宙綠色交易所(MVGX) 于2018年在新加坡成立,是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MAS)授權并監管,建立在云端架構和區塊鏈基礎上,并使用納斯達克(Nasdaq)引擎的,第一家面向元宇宙時代的合規持牌綠色數字資產交易所。MVGX交易的產品主要包括兩大類別:資產支撐通證(Asset Backed Token, ABT)和碳中和通證(Carbon Neutrality Token,CNT)。

    MVGX為全球的發行者、機構投資者以及合格投資者提供綜合性的資本市場配套服務,包括一級市場發行、二級市場交易、交割和清算以及資產支持通證(Asset Backed Tokens, 或者數字化的ABS)的托管。MVGX自主研發并申請專利的具有碳足跡標簽功能且受區塊鏈技術保護的賬簿,使MVGX成為全球第一個實現發行者和投資者均披露碳足跡的交易所。MVGX還開發了兩個受專利保護的技術體系:非同質化數字孿生技術(Non-Fungible Digital Twin ,NFDT?) 和碳中和通證技術(Carbon Neutrality Token ,CNT?).

    其中,CNT是一個能讓多方受益的機制,支持跨國公司(Multi National Company, MNC) 向發展中國家購買碳信用額。這一機制可以幫助發展中國家完成其國家自主貢獻,而非只是讓那些大型跨國企業幫助其總部所在國完成其國家自主貢獻。

    2022年4月,MVGX與綠地金創科技集團形成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以滿足投資者對受監管和許可平臺上的跨境數字碳信用交易日益增長的需求。MVGX將與綠地金創旗下貴州省綠金低碳交易中心(GGFEX)合作,協助貴州省綠金低碳交易中心(GGFEX)建立中國最先進的碳資產數字化交易平臺和注冊平臺——特別是針對房地產和綠色基礎設施行業的中國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項目。這將通過 MVGX 的碳中和通證產品(CNT?)來完成,借助碳中和通證產品(CNT?),貴州省綠金低碳交易中心(GGFEX)將能夠創建一個安全的碳注冊系統,為該地區的其他 VER 市場設定基準, 并探索與“一帶一路”國家通過CNT進行跨境碳合作。

    (六)全球首個專注于綠債的交易平臺:盧森堡綠色交易所(Luxembourg Green Exchange, LGX)

    盧森堡綠色交易所由盧森堡交易所于2016年啟動設立,旨在積極響應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及應對氣候變化背景下可持續金融發展的需求。

    LGX是全球首個專注于綠色證券交易的平臺。其主要產品包括綠色債券、可持續債券、社會債券、綠色基金、社會基金、EGS 基金、指數和其他工具。主營業務包括發行、交易與清結算。發展至今,全球一半正在發行交易的綠色債券已經在LGX上市,通過為發行人、資產管理者和機構投資者等提供明確的標簽,以國際標準明確被標簽對象的ESG、綠色或可持續發展績效的方式,提升可持續交易的透明度,推動可持續投資和交易的發展。

    在監管標準方面,由于各國能源和環境現狀不同,根據盧交所多年的實踐經驗,LGX 對于綠色交易和氣候問題沒有設置統一標準,而是選擇以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的綠色債券標準,以及國際資本市場協會(ICMA)的綠色債券原則、社會債券原則和可持續債券指南等為綠色證券發行及監管的參考標準。

    對于 LGX 來說,綠色外部評審是強制性要求。由于外部評審存在不同形式(包括第二方意見、驗證、認證及評估/評級),發行人需自己聘請第三方評估機構進行評審并每年發布評審報告。LGX 要求外部評審遵照 ICMA 綠色債券原則執委會發布的《綠色、社會、可持續發展債券外部評審指引》,具體包括報告的組織結構、內容及信息披露等。

    (七)亞洲首個綠色交易所:香港可持續及綠色交易所(STAGE)

    香港可持續及綠色交易所(STAGE)是由香港交易所(HKEX)于2020年設立的亞洲首個可持續金融資訊平臺,是由發行人、投資者、資產管理人、市場參與者和顧問共同構建的可持續及綠色金融平臺。STAGE旨在促進區域內各類型可持續及綠色金融產品的發展,提高其市場關注、信息透明及流通。同時,STAGE將為投資者提供豐富的可持續及綠色金融產品信息及資源,幫助投資者更便利地獲取香港市場上各類相關產品信息以做出投資決策。

    目前,STAGE的主要產品包括綠色債券、可持續債券、社會責任債券、轉型債券、HSI/HKQAA Ratings、MSCI ESG評級、標普ESG評級、ETF等。主要服務包括交易、托管、結算、市場數據服務、交收、存管以及平臺系統。

    截至2021年6月,共有64只債券產品在STAGE交易,STAGE將它們分為可持續、可持續發展掛鉤、綠色、社會責任、轉型、藍色和疫情防控7大類別。綠色債券是最受發行人青睞的產品類型,STAGE有49只綠色債券,其次是轉型債券共計有6只。值得關注的是,有44只債券以美元報價,10只以人民幣報價,5只以港幣報價。截至2021年12月初,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可持續、綠色、社會責任或轉型債券發行金額346億美元。同時,STAGE還有5個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產品,其中4個ESG主題分別由嘉實國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海通國際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恒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未來資產環球投資(香港)有限公司推出,1個清潔能源主題由未來資產環球投資(香港)有限公司推出。

    全球碳交易所經驗總結

    各國政府對碳交易所的重視程度明顯提升。如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在美國退出《京都議定書》之后,各州仍通過自身的立法權限制定溫室氣體總量控制的法律,為其運營提供強有力的支持。再如新加坡政府助力MVGX發展,使其成為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發牌和監管的數字資產交易所,并且新加坡還將CIX打造成為全球的高質量碳信用額交易平臺。

    涉碳交易產品多樣化趨勢明顯。除碳配額和碳信用現貨、期貨、期權以外,近年各碳交易所又紛紛推出碳中和債券、碳中和通證,并編制碳價格指數、提供碳中和相關數據服務、發展綠色 ETFs、ESG評級服務等。

    與既有提供金融商品的交易所均有股權或合作關系,為碳交易所的業務發展提供有力支持。如ICE收購的ECX最初由CCX與倫敦國際原油交易所(IPE)合作設立,通過IPE的電子交易平臺掛牌交易二氧化碳期貨合約,后依托ICE成熟的交易系統以 ICE Futures Europe 為交易平臺,并以ICE Clear為結算平臺;EEX依托德意志銀行集團雄厚的金融背景及成熟的大宗商品、金融商品交易系統,擁有自己專屬獨立的清結算系統及平臺。

    利用區塊鏈技術釋放高價值、低流動性資產的價值,使實體經濟獲得新的融資渠道和來源。如MVGX利用區塊鏈技術建立的AGF-MVGX系統實現了發行者和投資者的雙向碳披露。利用數字技術賦能綠色低碳轉型,保證碳交易過程中交易數據的安全存儲與交互,規范碳交易市場參與者行為,促進碳交易市場公平安全高效運行。

    面向個人與企業,建立全球的碳交易平臺。據國際碳行動伙伴組織(ICAP)最新發布的《2022年度全球碳市場進展報告》指出,目前,全球已建成的碳交易系統達25個,另外,有7個碳市場正在計劃實施,全球化已成為碳交易市場的大趨勢。CIX已開展了面向全球的集碳信用交易及綠色項目融資的二級市場業務;ICE也上市了全球碳信用打包產品全球碳指數期貨(Global Carbon Index Futures)和自然解決方案碳信用期貨(Nature-Based Solution Carbon Credit Futures)。

    我國碳交易所發展建議

    進行產品創新,擴大市場規模。相較于國際碳交易所覆蓋多行業的現貨、期貨、期權等交易產品,我國碳交易所以現貨為主,并且首批納入全國統一碳市場參與交易的僅為電力企業。我國碳交易所應加強碳相關金融衍生產品的創新開發,增強相關產品的流動性。作為碳市場中的重要角色,碳交易所應積極發揮在碳市場的引領作用,與各行業進行積極溝通,助力擴大全國碳市場交易覆蓋范圍,加快將石化、鋼鐵、建材等高耗能行業納入交易主體,并引入更多的機構投資者參與交易以提升市場活躍度。

    運用信息化的技術,如區塊鏈、人工智能、大數據與云計算等,推動建立覆蓋全球的碳交易網絡,并擴寬交易渠道。我國碳交易所可基于碳信用、碳積分等交易品種,通過區塊鏈等技術建立面向全球的碳交易平臺。由于我國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生產國,擁有超過70%的光伏產能、50%的風電產能和50%的新能源車產能,我國碳交易所可推動國內碳信用機制參與國際碳機制和獨立碳機制,使國內簽發的碳信用能用于國際機制和獨立機制的抵消,在SDM項目的加持下,我國可以通過擴展新能源全球布局來獲取大量碳信用,并 通過碳信用加強與國際減排組織、協會的合作,提高在氣候國際問題的話語權。

    優化交易所治理結構,構建集約化、高效化、透明化的組織結構。持續提升交易所治理效能,深化股權多元化改革,通過推進股權多元化發展實現深化業務拓展。在監管層面,可設立獨立董事,同時引入第三方監管機構,獨立對會員單位排放量進行監測和審計,以防止市場操縱行為的發生。

    各地碳交易所加強聯系,探索開展跨境交易。我國碳交易所應積極開展與國際碳交易的溝通交流,探索可能的接軌與合作,加強與海外碳市場聯動,為我國碳交易所走向國際市場做好準備。

    目前,CORSIA已進入試點階段,CCER預計會獲得ICAO認可成為CORSIA合格抵消品, 我國碳交易所要抓住機遇,積極應對全球碳市場的互聯互通。同時,以歐盟提出碳邊境調節機制(CBAM)為代表,我國生產企業面臨挑戰,我國碳交易所應加強與實行碳關稅的有關國家的碳市場之間的協調,探索達成碳邊境調節機制項目互認的方式,以減少碳稅或獲得關稅豁免。 如果CDM能夠與SDM實現平穩對接,SDM落地成功之后,我國將擁有更多全球通用的碳資產,這無疑將為我國取得全球碳定價權創造條件。所以,我國碳交易所應創新交易模式,接軌國際,為手中的碳資產爭取更大的國際碳市場發展空間。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午夜成人性刺激视频,日本一级特黄大片本道,女人被狂躁的视频免费一一
    <blockquote id="akouk"><label id="akouk"></label></blockquote>
  • <samp id="akouk"><s id="akouk"></s></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