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6u4s"><tbody id="e6u4s"></tbody></tbody>
  • <nav id="e6u4s"></nav>
  • 氣候變化,是環境問題還是發展問題?

    2016-4-21 15:34 來源: 《環境經濟》期刊 |作者: 王明遠

    氣候變化,是環境問題還是發展問題?


    摘要:從成長階段來看,歐盟像七八十歲的老者,成熟、睿智,新陳代謝非常緩慢,吃得少、排得少。美國像四五十歲的壯年,吃得多、排得多。中國像十二三歲的青春期少年,現在吃得多、排得多,而且以后一直到成年階段,還需要吃得更多、排得更多。這就是成長階段差異論。

    2012年~2013年間,我在美國紐約大學做訪問研究,主要研究課題就是歐美碳排放交易。我研究了歐盟的碳市場、當時的美國芝加哥氣候交易所,以及美國東西部的強制性減排計劃,總結了美國和歐盟碳減排計劃的一些特點。結合我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思路,可以分幾個視角來對比。

    從科學性、政治性、法律性來看——

    氣候變化這個話題,在科學上具有不確定性,但在政治上卻具有確定性

    這個是客觀性和主觀性相結合的視角。當下,氣候變化是具有多面性、多重屬性的重大復雜系統。早前,氣候變化只是一個科學問題,主要由氣候專家、自然科學家進行研究。后來,氣候變化慢慢演變為一種社會的、政治的、法律的現象和話題,甚至進一步滲透到產業等方方面面。

    氣候變化到底是怎么回事?從客觀主義、科學主義的角度來看,氣候變化還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是不確定的。那為什么現在,從政治到社會、從法律到產業,氣候變化都是一個熱點和不能回避的話題呢?

    在我看來,這是一種政治、政策和法律的共識和認定,這種共識和認定稱為政治確定性、政策確定性和法律確定性。但是,這只是一種主觀主義的判定,是在對氣候現象的科學解釋不確定性的基礎之上,綜合了復雜的利益考量和價值選擇,最終確定的從政治、法律、政策方面給予的一個相對準確的性質和定位。

    這里說的“準確”,是總體把握和理解后的概念。因為這關乎國家全局,會影響到重大的利益格局,包括國家的發展,企業的生存、發展和轉型,以及整個人類社會的生存基礎。也涉及到重大的價值沖突,也就是經濟價值和生態價值沖突,特別是當代人和后代人的生存問題。因此,氣候變化這個話題,在科學上具有不確定性,但在政治上卻具有確定性。

    面對這樣一個客觀、復雜、影響重大的難題,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在應對氣候變化時,思維上要有清醒、準確的認識,要有長遠、總體的判斷。

    我們可以基于成長階段差異論,主要是針對工業化和城市化指標,來分析歐盟、美國和中國這三個國家和地區的差異。

    打個比方,從成長階段來看,歐盟像七八十歲的老者,成熟、睿智,新陳代謝非常緩慢,吃得少、排得少。美國像四五十歲的壯年,吃得多、排得多。中國像十二三歲的青春期少年,現在吃得多、排得多,而且以后一直到成年階段,還需要吃得更多、排得更多。這就是成長階段差異論。

    歐洲和美國在工業化階段,吃進的原材料可能來自國際市場或其他途徑,十分廉價。而且,當時對于溫室氣體排放,也沒有任何的限制和約朿壓力。

    但是對中國這個大經濟體來說,現在正處于長身體的時候,但吃進去的很多資源,無論是來自國際還是國內,又稀缺又昂貴。而且,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都要有新陳代謝,都要排放。但現在國際社會對于碳排放有各種限制,如果這個小孩要長大,負擔就會很重。如此看來,我們有理由懷疑,應對氣候變化所簽署的協定有可能是一個“陰謀”。

    我有一組概念,熱戰、冷戰和暖戰。熱戰,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兵戎相見的戰爭,冷戰是歷史上的歐美和蘇聯。但在氣候領域,既不是熱戰,也不是冷戰,而是暖戰。在我看來,暖戰就是既對立、又合作。

    如此來講,我們應小心謹慎,綜合判斷和認識氣候變化,將國內法律政策和國際談判外交有機結合,為我所用,為國家的工業化和城市化創造機遇。否則,如果被外部空間嚴格限制住,這個少年能不能順利長成一個成年人,工業化、城市化和現代化能不能很好地完成,就難說了。

    從共性和個性來看——

    說氣候變化是環境問題,有共識,如果說是發展問題,有分歧

    這個是一般性和特殊性的視角。從政治、社會、法律來看,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我國,都認為氣候變化是一個環境問題,這一點大家有共識。同時,作為發展中國家,我們又特別強調,氣候變化更是一個發展問題,是現代化進程中出現的綜合問題,這一點我們與發達國家之間存在很大的差異。

    不少發達國家的環境問題,包括歐盟和日本,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甚至70年代末,氣、水、廢物、噪聲等第一代環境污染問題就已經得到了有效控制。因此,從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基于當時提出的可持續發展思想,加上當時歐美風行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他們對國際社會有了新的目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撒切爾和里根,一是追求經濟和生態環境的兼容,二是國內的環境問題得到控制之后,開始強調氣候變化等全球性問題。

    但這并不適合我們,我們現在最頭疼的,是霧霾、水、化學品、土壤污染等第一代環境污染問題。盡管國際社會氣候變化協定能一定程度上幫助我們解決污染難題,但我們更應該從實際出發,不好高騖遠,尋找一條適合我國國情的應對氣候變化之路。

    從內外結合、虛實結合、先后結合、總分結合來看——

    氣候變化不僅是外交話題,也是內政話題


    內外結合。我認為,應對全球性環境問題的出路,要么是自治,要么是他治。在氣候領域,應自治和他治相結合。

    在我看來,國家自主貢獻代表的是自治,《巴黎協定》的國內和國際程序完成后,文件在國內是有法律約束力的。這就是自治,是國家主權的一個體現。

    盤點機制代表的是他治。國際社會遵循無政府主義原則,主要依靠輿論。是承諾必須遵守,要自我承諾、自我遵守,這是從政治上、道義上的影響力,也是國際法律的一種實現機制。

    在我看來,關鍵是“內”,氣候變化不僅是外交話題,也是內政話題。從內外角度來說,既要重視外部的發展空間、國際形象、機制,更要為國內氣候變化的應對做好充分的政策法律機制和產業能力創新。因此,我們既要重視外交,為國家發展爭得利益,同時,也要考慮到人類社會氣候的穩定。

    先后結合。我們不能回避氣候變化問題。但是,霧霾等第一代環境問題正在爆發,我們應該將其擺到更優先的位置。同時,與氣候變化的應對協同整合。在國家戰略和布局上,理順其中的輕重緩急。

    總分結合。氣候變化涉及到很多直接或相關領域,如能源、產業、空間布局、森林等,要解決好相關立法的關系。

    虛實結合。能源、產業是實,氣候變化是虛,二者關系要處理好。

    建立碳市場時機成熟了嗎?

    美國主張環境市場主義,歐洲人支持環境社會主義,建議我國采取碳稅手段

    理論上,碳減排有三種路徑可供選擇。一是市場化,也就是自由主義和自治主義的思維。二是征稅和政府規制,主要是碳稅等。三是社區自治。

    應對氣候變化問題,這三種手段應當綜合考慮。政府的命令控制方式有較大局限,但總量控制卻不一樣,無論是控制絕對量還是相對量,總有一個行政上限。所以,行政手段還是十分必要的。但實現機制,更多的還需要借助于經
    濟手段。

    從可行性來看,我認為,碳稅更加簡便可行,而且效果可能更加明顯。但從政治效果來看,碳市場的接受程度更高。但是,碳市場需要精細的行政管理模式,包括總量控剎、配額的發放、監測、交易規制及核實,步驟較為繁瑣,實現起來有難度。

    歐洲、美國對于采用碳稅還是碳市場手段,理論和實踐立場完全相反。美國主張環境市場主義,如酸雨市場。歐洲人則支持環境社會主義,確定總量、征收碳稅。簽訂《京都議定書》時,美國主張思想占了上風,用碳市場約束了歐洲,但美國卻沒有簽訂議定書。

    但是,我們必須要注意,美國環境市場主義所取得的進展,主要建立在能源結構清潔化的基礎上,從高硫煤轉變為低硫煤,從煤炭轉變為天然氣,特別是現在又大量開發頁巖氣??傊?,我們須認清現實,不能盲從。

    是碳稅還是碳市場,我國目前也有不同的主張。我認為,基于基礎市場的發展不成熟和政府監管能力不足,我國建立碳市場時機并不成熟,還是應該采取碳稅的手段。

    作者:王明遠清華大學環境資源能源法學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本文內容為專家在天津大學中國綠色發展研究院成立大會暨“巴黎氣候大會之后中國怎么辦?”理論研討會上的發言,《環境經濟》期刊見習記者丁瑤瑤整理,有刪節。標題為編者所加)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姬芮 2016-5-6 10:03
    北京中標研企業管理中心,專業高級能源管理,高級能源審計師,碳審計師。ppp項目方案設計培訓。詳情咨詢18911815983盧老師

    查看全部評論(1)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观看图片
    <tbody id="e6u4s"><tbody id="e6u4s"></tbody></tbody>
  • <nav id="e6u4s"></nav>